網站首頁 > 公司新聞 > 經典營銷故事

品牌故事:他兩次創業失敗,老婆離開他

發布時間:2019-04-28 15:05:23 瀏覽次數:320



俗話說,三十而立,意思是說,男人到了三十歲必須要有事業,但不知為什么,陳漢到了三十五歲還一事無成,盡管在外人看來,他是個很有闖勁也很有頭腦的青年。

 

陳漢出生于1980年9月,老家山東淄博,父母都是安分守己的國企員工,家里雖然不富裕,生活還過得去。但他從小就亂闖亂跑,一直讓父母不省心……

 

4歲的時候,陳漢因為追逐一直彩色的蝴蝶而跑到了離家三里之外的一個公園。蝴蝶沒抓著他卻找不到回家的路了,要不是一個遠方親戚正好發現他并把他帶回了家,后果真不堪設想。

 

10歲的時候更野,竟然跟著幾個大人跑到郊區一個小鎮去看一個雜技團的演出,看完之后找不著跟隨一起來的幾大人,他只得一個人花了四個多小時才找回家,回到家里,已經是次日凌晨2點多了,直把父母嚇得丟了魂!

 

而15歲那年,他又瞞著父母考進了當地一家職業專科學校,主攻物流管理。當父母發現他竟然沒有考大學念頭,而私自去讀中專,這令老位老實巴交卻一直望子成龍的中年夫婦大失所望。

 

陳漢的目的很明確,他不想繼續讀高中考大學,只想學一技之長之后早點進入單位賺錢養家。果然,三年后他順利地進入了本市一家汽車運輸公司,負責零擔貨運登記的工作。

 

照理夙愿得償,陳漢應該滿足了,但不知為什么,陳漢內心有一點失落:他總覺得自己要的生活不是這樣按部就班平平穩穩的。在汽運公司工作了兩年后,他決定離職做北漂去北京闖蕩!

 

那是因為他的一個同學,初中未畢業就進入社會的王強,各方面能力還不如自己,卻在北京一家地產公司做中介做得風生水起,而且還買了一輛車。帶著女朋友開車回家過年的時候別說有多風光。這深深刺痛了陳漢的神經,他覺得自己不應該輸給他。

 

他要離職去北京的事再次遭到了父母的反對,尤其是她母親,覺得放著好好的工作不做,卻要去大城市闖蕩,總覺得不靠譜。陳漢知道,父母舍不得他這個獨生兒子離開他們。但他認為,男人就該出去闖,俗話說樹挪死人挪活。他把這些道理委婉地講給父母聽,總算獲得了父母的允許,其實他們也知道兒子的性格,他們已經約束不了他了!

 

2000年10月國慶剛過,陳漢懷揣著5000元錢,告別父母坐上去北京的火車。一路上浮想聯翩,但全是對自己到達北京后的各種瞎想。他在學生時代跟著老師去北京春游過,當時就被北京寬闊的大馬路和雄偉的天安門城樓給震撼了。

 

到達北京火車站已經是晚上10點多了,他在火車站附近的一個簡陋的小旅館住了一晚。第二天就買了多份北京的報紙,找到人才市場的地址就趕過去了。可惜,他的中專學歷在北京這個大城市,實在是太低了,幾個單位一交流,看到他的簡歷就搖頭。陳漢大失所望。

 

在火車站臨時住了七天后,陳漢再也待不住了,就一個人拉著行李箱漫無目的地走在北京街頭,他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該怎么辦,回老家?那太丟臉了,陳漢做不出來。

 

天快黑了,街上的人和車也多了起來。陳漢感覺肚子有點餓了,這才發現自己早上離開旅館時吃了點早餐后沒有再吃任何東西。他想找家便宜的餐廳吃點東西,來北京一周了,他要么吃面,要么啃饅頭,沒有好好吃過一餐飯。

 

他走進了一家湘菜館,找了個僻靜的位置坐了下來,然后點了一盆辣椒炒肉、西紅柿蛋湯和一碗米飯。等到他吃完的時候,發現餐廳里早已座無虛席,外面已經有人在等候了。他只得起身買單,把餐位讓了出來。

 

走出店門口時才發現,門口玻璃上貼著餐廳的招工啟事,服務員的工資待遇是1500元,包吃包住男女不限。他這才想起,剛才店堂里不少服務員都是跟他一樣的小伙子。他返回身,詢問前臺應聘的事,沒想到前臺收銀的正好是老板娘,幾句話一說,就讓他留下了。

 

陳漢決定留在這家名叫“湘巴佬”的餐廳干。他在簡單接受培訓后,就開始忙里忙外地給客人端菜。由于他頭腦靈又能吃苦,加上寫得一手好字,門前廣告牌都是由他寫。很快他就被老板娘升為主管,平生第一次有了8個手下。

 

一年后,他已經是湘巴佬餐廳的經理了,也就是說,除了老板娘,他是這家餐廳官最大的,收入自然也漲到了5000元月薪。大家也不再稱呼他小陳,而是陳經理。陳漢也把餐廳的幾個營業員訓練得非常專業,餐廳服務也被規范化標準化了,菜品質量和服務質量比以往提高了不少,生意也越來越好。陳覺得自己貌似天生有管理才能。

 

但這不是陳漢的目的。三年后,陳漢積累了一點人脈和存款,加上對北京這個城市有了更全面的認識,覺得應該向更高的方向前進。遂向老板娘提出了辭呈,與經常來餐廳吃飯的張睿一起,在北京師范大學外面開了一家麻辣燙。

 

第一年兩人就從這家麻辣燙小店中賺了三十多萬,張睿作為投資方拿大頭分到二十萬,而陳漢也賺到了人生的第一個十萬;第二年,陳漢更是把營業收入做到了300多萬,平均每個月營收超過20萬元。這一年,陳漢又分到了50萬元的真金白銀。

 

第四年,兩人商量著開分店,分店完全由陳漢個人投資。他把多年來積存下來的近百萬資金全部投了進去,期望它能給自己帶來成倍的收益。但由于選址錯誤——在老城區,而麻辣燙更多是青年女性和學生的偏愛,加上自己僅有管理經驗缺乏營銷能力,分店在堅持了兩年半之后,不得不低價轉讓……

 

這次創業的失敗,使得好不容易攢下來的積蓄寥寥無幾,個人情緒也大受影響。他對未來有點迷惘,不知道下一步該做什么,餐飲他是絕對不想在干了。這時候以馬云的淘寶天貓為核心的互聯網電商興起,陳漢在一次互聯網大會上認識的楊剛找到他,說服他加入他新成立的電商公司,一起做電商。

 

陳漢也認為現在是互聯網時代了,應該觸電,遂加入到浩浩蕩蕩的互聯網創業大軍中。所謂電商,就是指在淘寶開個網店,銷售從幾個企業處批發來的產品,公司加上陳漢也就6、7個人。一開始做女性絲襪子和內衣,銷量不錯。

 

陳漢不懂互聯網,但懂管理。楊剛熟悉互聯網技術,但不懂管理,兩個人倒是有互補。陳漢把自己僅存的35萬元存款,全部交給了楊剛,作為30%的股份。

 

頭兩年由于網店數量少,加上很多消費者對電商購物體驗有新鮮感,他們的網店銷售收入確實不錯。陳漢也用兩年時間,把以前的損失全部賺回來不說,還有不錯的盈余。他對失而復得的這份收入,看的特別重,也知道,在北京,在當今社會,沒錢意味著什么。

 

2010年,30歲的陳漢在老家與一位在北京認識的東北姑娘蕭蕾舉行婚禮,過完年后,夫妻兩雙雙到了北京。蕭蕾(已有三個月的身孕)在家照顧陳漢,陳漢也不愿意老婆出去找工作。

 

第二年,他們有了一個女兒,取名叫陳蕾。陳漢的工作都是早出晚歸,而蕭蕾在月子里什么也做不了。陳漢就讓蕭蕾媽媽到北京來照顧她,同時也照顧陳漢。他們的婚姻與陳漢的電商公司一樣,表面上看來,平靜而又健康地發展著。

 

2015年8月,公司被一家知名品牌企業告到了工商所和派出所,經過調查取證,他們假冒某品牌的做法被定性非法,公司賬戶上的幾百萬資金全部被凍結,后來又被用以賠償原告。楊剛和陳漢是主要責任人,分別被拘留了15天和7天……

 

陳漢從未想過他這一生,竟會與監獄有緣,盡管只是短暫的七天,但卻對他的身心造成了巨大傷害,他覺得自己非常失敗!

 

在北京折騰了十多年的陳漢,再次回到他剛來北京時的窘境,就像他玩的游戲,因為犯規而被罰重新回到起跑線上,所有的積分也被全部清零。蕭蕾好不容易積攢的幾十萬存款,也被陳漢用來繳納罰款和消費者的賠償。她接受不了這個殘酷的現實,因為她曾經愛著的男人,已經成為一個負責累累的窮屌絲。

 

在經過一輪又一輪的激烈爭吵和理性談判,他們決定結束五年的夫妻生活,4歲的女兒歸蕭蕾撫養,陳漢被判承擔每月2200元的撫養費,隨后蕭蕾帶著女兒回了東北老家,從此杳無音訊。

 

一個人站在空蕩蕩的出租屋里,陳漢覺得一切恍如一場夢。15年前他孤身一人從山東淄博到北京闖蕩。15年后,他非但沒有實現最初的夢想,還因此欠了一屁股的外債。

 

他與楊剛分割清楚各自承擔的債務之后,就離開了公司,也沒有再聯系楊剛,因為他覺得楊剛做人沒有底線,跟自己不是一路人。假冒品牌的事,一開始被陳漢勸阻過,但楊剛還是被利益沖了頭腦,繼續干這個勾當。而陳漢慢慢也默認了,這才導致陳漢的牢獄之災和婚姻失敗。

 

沒有了工作和收入,卻還要承擔女兒的撫養費,陳漢走投無路,甚至有些絕望了。他不可能像最初到北京時的那樣,去找一家餐廳打工,他內心過不了這個坎。

 

幾次找工作失敗,創業也沒有資金和機會,他干脆決定休息一段時間,給自己的心放放假。那天,他鬼使神差走到了一個旅游公司門口,看了海報,想都沒想就報名參加了一個海南三日游的旅行團。

 

在南國海邊,面對一望無際的海水,陳漢第一次覺得自己太渺小了。他面對波濤胸涌的大海浮想聯翩,兩眼盈滿了淚水……

 

有一瞬間,他甚至冒出了縱身一躍的想法,這樣可以一了百了。但他忽然想到了年邁的父母親,和被蕭蕾帶到了東北的女兒,內心又涌起一陣針對自己的強烈譴責:堂堂一個爺們,怎么可以這樣認輸?我才35歲,人生的一半還沒過去。我不能這樣消沉!不!絕不!

 

2017年,一家名叫漢馬傳媒的互聯網公關公司,在北京做得風生水起,它擁有央視和全國129家報社及200多家網站媒體資源和超強的品牌策劃團隊,并成功幫助多家企業解決品牌危機,成為公關行業內的翹楚。

 

漢馬傳媒就是陳漢與一位營銷專家馬自偉于2015年創立。陳漢的運營和管理能力,加上馬自偉的營銷能力可謂珠聯璧合。當年,他們就以空手套白狼的手法,成功幫助一家企業解決了輿論危機,并獲得了第一筆50萬元的酬勞。

 

隨后公司越做越大,經營范圍也越來越多。從營銷策劃、網絡公關和品牌形象設計等無所不包。由于專業強服務口碑好,各種各樣的企業客戶紛至沓來,漢馬傳媒在業內的名氣也水漲船高,成為中國公關行業的翹楚。

 

2018年陳漢回到淄博過年的時候,與當年一起讀職校的老同學張凱一起在一家小酒館里喝的酩酊大醉,在張凱的追問下,陳漢似醉非醉哭得像個淚人似地向張凱講述了自己18年的北漂闖蕩史和個人失敗的婚姻……張凱聽完陳漢斷斷續續的敘述,非常感慨,既同情又羨慕陳漢,忍不住說了一句:你TM不如改名叫闖漢吧哈哈……

 

2019年春天,張凱所在的山東盛世康健生物科技有限公司,決定上馬枸杞產品,在商議目標消費對象和品牌創意時,張凱建議鎖定創業者群體,認為創業者更需要一個品牌去關懷他們,而且這個群體人數眾多。并把老同學陳漢的創業故事講述給公司管理層

 

大家一聽非常感慨,認為張凱的建議不錯,遂正式同意用闖漢作為品牌商標。因公司選擇的枸杞均為產自大西北的大果實枸杞,所以,又被命名為悍杞,意為彪悍的枸杞。同時將產品定位為創業者的“成功能量”!由此,中國第一個針對高達五億創業者群體的消費品品牌闖漢正式誕生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撰稿:沈坤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9年4月26日

公司地址:深圳市福田區南園路68號上步大廈11樓    

沈坤專線:13825239378  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沈坤微信:szakun  公眾號:橫向思維(skhxsw)

電話:13825239378  沈坤

 

 

Copyright © 2014 深圳市雙劍破局市場營銷策劃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.

網友投稿請寄:[email protected]

網站編輯:沈坤

技術支持:百隆瑪網絡   

上海时时彩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