網站首頁 > 研究論述 > 暇客專欄

漂舞:好想有一個男人帶我去私奔

發布時間:2018-12-17 18:43:04 瀏覽次數:315



     

 

     記得那天我的女友嘉嘉忽然跟我說:“哦,天哪,我是多么想有個男人帶我私奔……”

 

     那是一個泡酒吧的夜晚,倆女人還沒開始喝酒,依舊神智正常而心神活潑。

 

      但是我仍然吃了一驚,依然美麗的嘉嘉,有著端良的老公、聰明稚兒的嘉嘉,三十歲的嘉嘉。“私奔——”我遲疑著,“拋下現有的一切么?那么今后的日子……”

 

     “哎,最不濟我寧愿學卓文君當街賣酒。”燈光下嘉嘉的一對大眼睛黑白分明。她的床頭永遠放著“珍珠明目液”——一個渴望著新的戀愛的女人永不會老。

 

    我譏笑:“恭喜恭喜,你這個愿望永遠也不會實現的,還是老老實實回家給老公孩子熱炕頭吧你!”

 

     嘉嘉尚嘴硬,然而聽得出絕望的心服:“可是那你說我到底該怎么辦呢?”

 

     嘉嘉不愛她的老公了,她愛別一個優秀的男人,十分認真地,而老公仍然愛她且牢牢盯住她,那個男人也說愛她——我想,應該是她不要求他帶她私奔的前提下。

 

    我的天!私奔——這是多么久遠的字句了,查一查《現代漢語詞典》,果然是“舊時指……”字樣。從前的小說里常常有這樣的畫面:月黑風高,匆匆收拾細軟,于后門相約,將自己的一切——愛情、財產、前程、性命……統統交與那個人手里,一同在荒野里飛跑起來,深一腳淺一腳,耳聽得身后漸漸起了喧嘩,有燈籠火把燃起來,心下因為分外的恐懼而興奮格外地高漲。每每看到這里,合上書,總要奇怪那時的男人的赤膽忠心、不留后路,這一跑,卻是天下之大不韙,生生世世也不得回頭的,走到哪里都得拖著這么個女人……縱再美再好,久在蘭室亦會不聞其香的吧,他沒有想過厭棄嗎?

 

     比著從前男人的笨,愈發映出現今男人的聰明,他會算——在一起玩玩是可以的,說一些風吹吹就散掉的甜言蜜語也無傷大雅,但是怎么可以為區區一個女人傷筋動骨呢——即使這“筋骨”不過是身外之物——怎么可以!個個是珠算好手。

 

     其實所謂私奔從來是女人的一相情愿,男人偶爾興起參與不過是一時受蠱糊涂脂油蒙了心,過后鮮有不跌足悔恨的——起碼在心里。可憐《胭脂扣》里女鬼如花五十年了尚在苦苦尋找。

 

     那信誓旦旦的薄情人——他們走投無路相約去死(另一種私奔),如花義無返顧吞了鴉片而十二少沒有。多么清醒的、智慧的男人!所以我對喝得暈乎乎的嘉嘉說,一字一句:

 

      “以后快別說這樣的傻話了,不然你以為他還會繼續待在你身邊?睡眠不足的女人老得快,那個男人會不愛你的。”

 

     這話非常靈,嘉嘉立刻就站起來買單了。真高興,現在的女人,也漸漸聰明起來了。

公司地址:深圳市福田區南園路68號上步大廈11樓    

沈坤專線:13825239378  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沈坤微信:szakun  公眾號:橫向思維(skhxsw)

電話:13825239378  沈坤

 

 

Copyright © 2014 深圳市雙劍破局市場營銷策劃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.

網友投稿請寄:[email protected]

網站編輯:沈坤

技術支持:百隆瑪網絡   

上海时时彩走势图